当前位置: 首页>政策解读

国家发展改革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有关负责同志就《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答记者问

文章来源:国家发展改革委   文章类型:转载   内容分类:政策解读   发布时间:2020-04-17

   4月7日,国家发展改革委、中央网信办联合印发《关于推进“上云用数赋智”行动 培育新经济发展实施方案》(以下简称《实施方案》)。国家发展改革委创新和高技术发展司有关负责同志就文件出台的有关背景、目标任务和下一步工作安排等回答了记者的提问。

  问:此次《实施方案》的出台引起了社会各方面关注,能否请您介绍一下文件出台的有关背景?

  答:党中央、国务院高度重视数字经济发展。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加快数字经济发展,推进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和实体经济深度融合。4月1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浙江省考察时再次强调要抓住产业数字化、数字产业化赋予的机遇。李克强总理多次指出要加快传统产业向数字化转型。按照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国家发展改革联合有关部门,深入落实推进“互联网+”行动、国家大数据发展战略等政策举措,推动数字技术创新应用,推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促进传统产业数字化转型。党的十八大以来,我国数字经济蓬勃发展,数字技术已作为新一轮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的重点方向,数字转型为培育经济增长新动能提供重要引擎。

  面对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我国数字经济展现出强大的抗冲击能力和发展韧性,在维持消费、保障就业、稳定市场、提振经济等方面发挥了积极作用,并仍存在较大潜力。特别是数字化转型起步早、程度高的企业受到的冲击相对较小,有的甚至实现逆势发展,而传统企业受到的影响则相对较大。以餐饮、零售、酒店、教育培训等为代表的线下消费大幅下滑,制造业、农业等行业企业受用工短缺、供应链中断、防疫物资缺乏等影响,面临招工难、复产难、订单下滑等问题,特别是中小微企业,对疫情带来的外部环境变化尤为敏感,面临生死存亡压力。

  数字化转型为企业高质量发展赋能。在抗击疫情过程中,复工报批、设备消杀、工厂应急排班、复工供应链、出货物流管理等数字化应用,在弥补企业损失、支持企业复工、缓解裁员压力、精准控制库存、保障生产生活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有研究发现,相关技术可为企业提升约60%的作业效率,降低20%的人力成本,提升50%的管理效率。据有关机构测算,在不考虑疫情影响的情况下,数字化转型可使制造业企业成本降低17.6%、营收增加22.6%,使物流服务业成本降低34.2%、营收增加33.6%,使零售业成本降低7.8%、营收增加33.3%。

  为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深入实施数字经济战略,加快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助力中小微企业蜕变脱困,构建现代化产业体系,实现经济高质量发展,我委联合中央网信办制定了《实施方案》。

  问:我国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具体存在哪些障碍和堵点?

  答:据有关机构研究测算,我国企业数字化转型比例约25%,远低于欧洲的46%和美国的54%。中小微企业面临“转型是找死、不转是等死”的转型困境。即使成功实现数字化转型,很多中小微企业都是依靠外力,被动应对。当前主要急需着力解决3方面的难题:

  (一)能力有两难“不会转”。

  一是基础差。据了解,我国有超过55%的企业尚未完成基础的设备数字化改造。多数开展数字化转型的企业也基本处于“上云”阶段,对深度的业务“用数赋智”推进不够。

  二是门槛高。数字化转型服务机构、共性服务设施严重缺乏,数字化设计、仿真、测试、验证等环境建设往往需要企业自己投入。而中小微企业又往往做不了。

  (二)资金有两难“没钱转”。

  一是成本高。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应用成本仍然偏高,硬件装备改造或替换成本也很高。据测算,制造业中小微企业税后利润仅为3-5%,转型成本承受不起。

  二是贷款难。据有关研究数据,我国中小微企业贷款额仅占银行贷款总额25%,企业信用信息覆盖率为21.4%,广大中小微企业难以覆盖,特别对于轻资产运作的公司,缺少可信抵押资产,贷款十分困难。

  (三)效益有两难“不敢转”。

  一是周期长。阵痛期难以逾越。当前我国企业数字化转型通用性解决方案仍较少,可借鉴案例少,很多需要企业自己摸索,见效慢。很多企业怕还没过阵痛期,就先死掉。

  二是协同差。企业上下游、产业链间协同转型不够,数字化产业链和数字化生态未建立,一家企业难以带动上下游企业联动转型,无法形成协同倍增效应和集群效应。

  问:解决数字化转型难题的思路和举措是怎样的?

  答:面向中小微企业,推行普惠性“上云用数赋智”服务,大力推行数字化转型。短期内,助力企业快速脱困,减小运营成本,缓解订单及供应链压力,同时培育强大国内市场,对冲可能出现的出口下降;中长期,进一步发挥数字经济牵引作用,打通数字化转型链条,激发企业数字化转型内生动力,激发新的消费和投资需求,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

  (一)施外力赋能,解决“不会转”的能力难题。

  一是加强平台赋能,帮助中小微企业转型。开展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搭建平台企业(转型服务供给方)和中小企业(转型服务需求方)对接机制,引导中小微企业提需求,鼓励平台企业开发更多转型产品、服务、工具,形成数字化转型的市场能动性。同时,对于数字化转型关键技术和产品,组织联合攻关。

  二是强化公共服务,降低转型门槛。支持开展区域型、行业型、企业型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心建设,引导建设数字化转型开源社区,强化平台、算法、服务商、专家、人才、金融等数字化转型公共服务。获得国家专项资金支持的,要承诺确保服务开源开放。

  (二)推行普惠服务,解决“没钱转”的资金难题。

  一是推行普惠性“上云用数赋智”服务,降低转型成本。建立政府-金融机构-平台-中小微企业联动机制,政府补平台,平台做服务。对于获得国家专项资金补助的试点平台、服务机构、示范项目等,原则上应面向中小微企业提供至少一年期的减免费服务。对于获得地方财政支持的项目,应参照该标准提出服务费用减免措施。

  二是探索“云量贷”,缓解贷款难。联合金融机构,根据云服务使用量、智能化设备和数字化改造的投入,认定为可抵押资产和研发投入,对经营稳定、信誉良好的中小微企业提供低息或贴息贷款,鼓励探索税收减免和返还措施。

  (三)聚合力建生态,解决“不敢转”的效益难题。

  一是树标杆示范和应用场景,引导企业快速转型。组织平台企业和中小微企业用户联合打造典型应用场景,树立数字化转型标杆企业,构建设备数字化-生产线数字化-车间数字化-工厂数字化-企业数字化-产业链数字化-数字化生态的典型范式,发布转型指引,引导企业快速转型。

  二是打造跨越物理边界的“虚拟产业园”和“虚拟产业集群”,充分发掘企业间协同放大效益。开展数字经济新业态培育行动,支持建设数字供应链,推动企业间订单、产能、渠道等方面共享,促进资源的有效协同。支持具有产业链带动能力的核心企业搭建网络化协同平台,带动上下游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促进产业链向更高层级跃升,打造传统产业服务化的新生态。

  问:就推动落实《实施方案》,近期重点将有怎样的工作安排?

  答:近期我们将重点推进三方面工作:

  一是推进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发布数字化转型伙伴行动倡议,共同搭建“中央部委—地方政府—平台企业—行业龙头企业—行业协会—服务机构—中小微企业”的联合推进机制,以带动中小微企业数字化转型为重点,在更大范围、更深程度推行普惠性“上云用数赋智”服务,提升转型服务供给能力,激发企业数字化转型内生动力,支撑经济高质量发展。

  二是组织数字化转型示范工程。通过组织示范工程,支持建设数字化转型促进中心,着力解决企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依靠市场化方式难以解决的共性瓶颈问题,强化面向中小微企业、行业和区域的数字化转型公共服务能力。支持数字化供应链平台、企业数字化平台等建设,进一步发挥平台企业赋能作用,依托产业互联网平台打造示范性应用,带动更多中小微企业加快数字化转型,形成跨越物理边界的“虚拟产业园”和“虚拟产业集群”。

  三是开展数字经济新业态培育行动。结合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建设,推动在线医疗、在线教育等新业态领域开展政策试点,强化政策支持供给。鼓励平台、企业面向中小微企业、创客共享开放数据化生产资料、设施、工具,完善灵活就业、创造性劳动相关收入分配机制,提供多样化就业服务和多层次劳动保障。